現代資訊現代實驗室裝備網
全國服務熱線
021-51198415、0731-84444840

英國科學家已經丟了近40億經費,新晉諾獎得主也得為錢瘋狂寫標書

   日期:2019-11-01     瀏覽:924    
核心提示:2019 年 10 月 31 日,本該是英國脫歐的最后期限。不過在此之前,歐盟已經宣布同意將脫歐截止日期延遲到 2020 年 1 月 31 日。這
 2019 年 10 月 31 日,本該是英國脫歐的最后期限。不過在此之前,歐盟已經宣布同意將脫歐截止日期延遲到 2020 年 1 月 31 日。

這場拖延三年多的行動充滿了不確定性,它對科學界的負面影響也已經開始顯現出來。英國皇家學會報告,脫歐已導致英國從歐盟得到的經費資助縮水近三成,英國科研機構參與歐盟合作減少,海外科研人才流失。英國政府承諾采取措施減少脫歐對科學界造成的損失,但媒體評論對此并不樂觀。

 

 

圖片來源:Pixabay

撰文 戚譯引

“接到(諾獎委員會的)電話時,您在做什么?”

“我在寫申請歐洲研究委員(ERC)的協同基金(Synergy Grants)的標書,一會還要回去繼續寫。”

在今年的諾貝爾獎新聞發布會上,新晉生理學獎和醫學獎得主、牛津大學和弗朗西斯·克里克研究所的 Peter Ratcliffe 透露他正忙著申請一筆經費,用于和芬蘭的團隊合作開展研究。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申請這筆經費的機會。

2020 年協同基金申請已經于 10 月 16 日截止,預計選出 455 個項目,發放總計 6.77 億歐元。當英國完成脫歐之后,英國科研人員將失去歐盟主要科研資助項目中部分項目的申請資格,包括像協同基金這樣的 ERC 資助項目,以及一些人才交流項目。

 

 

得知獲獎喜訊之后,Peter Ratcliffe 繼續寫標書,他說:“經費申請可不等人!”圖片來源:Catherine King / 諾貝爾獎官方推特

Ratcliffe 的遭遇只是脫歐陰影下英國科學家困境的一個縮影。近期,英國皇家學會發布了一份簡短的報告,題為“脫歐已對英國科學產生負面影響”Brexit is already having a negative impact on UK Science)。報告將 2018 年數據與 2015 年脫歐公投前數據進行對比,指出脫歐已導致英國從歐盟得到的經費資助縮水近三成,英國科研機構參與歐盟合作減少,海外科研人才流失。

經費資助縮水

報告顯示,脫歐公投之后英國從歐盟獲得的研究經費減少了 28%,共計減少約 5 億歐元(約合 39 億人民幣),受資助機構數量減少了 32%。

目前歐洲科研資助主要來自“地平線 2020”(Horizon 2020,簡稱 H2020),這是歐洲最大的研究和創新計劃,從 2014 年到 2020 年間共投入近 800 億歐元(約 6300 億人民幣),此外還吸引了一些私人投資。

英國皇家學會的報告顯示,2015 年英國獲得了 H2020 當年經費資助的 15.8%,共計 14.9 億歐元,有 3250 家機構獲得資助;到了 2018 年,英國得到的資助僅占項目的 11.3%,共計 10.6 億歐元,有 2209 家機構獲得資助。

 

H2020 計劃中各國獲得資助所占比例的變化,橙紅色線條為英國。圖片來源:英國皇家學會

之所以出現這樣的趨勢,主要是因為 H2020 計劃中來自英國的經費申請數量持續減少。2015 年英國對 H2020 計劃提交了 19127 份申請,這個數字在 2018 年下降到 11746 份。與此同時,英國機構申請經費的成功率保持穩定。

報告中評論:“對英國未來在歐洲科研項目中的合作參與感到不確定,這顯然產生了破壞性影響。盡管存在多重政府保障,英國研究者的信心和我們希望吸引的人才的信心已經受到了打擊。”

人才大幅流失

由于簽證規定變化等原因,脫歐也對英國的學術交流產生了較大影響。數據顯示,脫歐之后去往英國的學者數量減少,離開英國的學者數量增加;和來自歐洲以外的學者相比,來自其他歐盟成員國的學者流動趨勢變化更大。

歐盟國家主要的人才交流計劃是 H2020 旗下的瑪麗·斯克沃多夫斯卡-居里行動(Marie Sk?odowska-Curie actions,MSCA),為處于職業生涯不同階段的研究人員提供獎學金,資助他們到其他歐盟國家開展研究。統計顯示,脫歐之后通過 MCSA 計劃去往英國的學者數量縮減了 35%。

具體而言,2015 年有 515 位學者通過 MSCA 個人獎學金進入英國的科研機構,這個數字在 2018 年降到了 336 人。在同一時期,去往意大利和瑞士的研究人員數量各增加了 53 人。英國皇家學會的報告中評論:“僅僅在 2018 年,英國通過這個計劃吸引的杰出外國科學家就減少了 179 人。而我們的國際競爭對手因此受益。”(當英國完成脫歐后,英國科學家還將失去申請 MSCA 部分項目的資格。)

 

2015 年和 2018 年,部分歐盟國家接收的 MSCA 個人獎學金獲得者數量對比。2015 年獲獎者總計 1544 人,2018 年總計 1524 人。圖片來源:英國皇家學會

此外,離開英國的歐盟國家學者數量也體現出相似的趨勢。據 Times Higher Education報道,2017 年大約有 500 名來自其他歐盟國家的學者離開英國,入職其他歐洲國家的大學;而在脫歐公投之前的一年中,這個數字是 340 人。來自歐洲以外的國際學者離開英國的數量也出現了增長,但增幅相對較小,僅有 15%。

不確定的未來

總而言之,英國皇家學會在報告結尾提出了三點訴求:

  • 留住在英國工作的優秀科學家,并保證國際人才仍然選擇英國,為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科學作出貢獻;
  • 確保經費持續供應,協作網絡正常運作,讓英國繼續和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保持合作;
  • 實行監管看齊(regulatory alignment),以確保英國能獲得最新的藥物和技術。

英國政府已經在考慮如何應對脫歐對科研帶來的不利影響。據《自然》的最新報道,英國政府計劃為學生和研究人員提供更友好的簽證政策,設立資助計劃以彌補脫離 ERC 造成的損失,并投入更多資金與美國合作。

但報道同時指出,如果脫歐沒有對英國經濟增長帶來紅利,而是造成負面影響,那么政府承諾的增加科研經費資助的計劃可能會變得“無法負擔”。《自然》呼吁相關研究人員繼續對脫歐的潛在影響進行客觀分析,及時識別出“不成熟的樂觀承諾”。

 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激情世界杯电子游戏 乐8彩票苹果 8理财婆4肖4码 彩经网app最新版v1 做生意摆地摊怎样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期限 星悦浙江麻将作弊 福彩3d 快乐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官网开奖号码 即时赔率 三分pk拾稳赚技巧 股票涨跌停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 海南飞鱼开奖记录 四肖三期内必开一期四肖 浙体彩11选5开奖结果